當前位置:首頁 » 動態圖片 » 賈寶玉與林黛玉動態圖片
擴展閱讀
好看的神仙圖片哪裡有 2024-05-24 02:32:01
老虎爪子卡通可愛圖片 2024-05-24 01:28:58

賈寶玉與林黛玉動態圖片

發布時間: 2024-04-19 09:25:50

『壹』 《紅樓夢》賈寶玉與林黛玉兩個人物關系圖

既是兄妹 又是戀人 所謂「青梅竹馬」兩人的心事相同 性格相似 年齡相仿
但在賈母 王夫人的反對下 兩人不能走到一起
首先,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是以「青梅竹馬」作為基礎的。

從小說的敘述來看,林黛玉到賈府的時候應該是7歲左右,而賈寶玉大林黛玉1歲,應該是8歲左右,也就是說,他們兩人就是從這個年紀開始耳鬢廝磨朝夕相處的。而這個年紀,正是所謂「青梅竹馬」的年紀。而從二人相見的情形來看,好感和相互欣賞在一見面就顯露出來了。一般來說,這種自小就相知相惜而培養起來的感情是比正常的感情要深厚得多的。

其次,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是一見鍾情式的愛情。

大家一定記得賈寶玉和林黛玉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小說雖然沒有很明確說兩人一見鍾情,畢竟年紀尚小,但彼此的好感是確實無疑的了。林黛玉見到賈寶玉時是「黛玉一見便大吃一驚,心中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裡見過的,何等眼熟!』」而賈寶玉則更加直接,馬上說道:「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並進一步解釋道:「雖沒見過,卻看著面善,心裡倒像是遠別重逢的一般。」後來,賈寶玉還因為林黛玉沒有玉而撒氣砸玉,表現出了強烈的想和林黛玉一摸一樣而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的心情。這種感情,對於他們那種七八歲的年紀,其實就已經是一見鍾情了。

第三,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是一種「志同道合」的愛情。

賈寶玉其實是一個多情的人,對很多女孩子表達過好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最牽掛的始終是林黛玉,為什麼?除了青梅竹馬和一見鍾情以外,還有一個根本性的原因就是兩人的思想認識是高度統一的,都是有「出世傾向」的,都對當時的政治經濟表現出一種天然的厭倦和反感。這就是當史湘雲勸賈寶玉要好好讀書時賈寶玉生氣攆她走,並稱贊林妹妹從來不會說這種混賬話的原因。有一見鍾情的欣賞,有青梅竹馬的感情,再有志同道合的價值取向,這樣的愛情還會有什麼裂痕呢?

第四,賈寶玉和林黛玉的「志同道合」是有歷史淵源的。
如果我們細細考究賈寶玉和林黛玉的父親賈政和母親賈敏的情況,就會發現,賈寶玉和林黛玉的這種感情是有歷史淵源的。所謂「知子莫如父,知女莫如母」,其實,是因為這個兒子或這個女兒繼承了父親和母親太多的東西,包括情感取向。

先看關於賈政的描述,有這么一些話:
「其為人謙恭厚道,大有祖父遺風,非膏粱輕薄之流。」「且素性瀟灑,不以俗事為要,每公暇之時,不過看書著棋而已。」 「近日賈政年邁,名利大灰,然起初天性也是個詩酒放誕之人」。「賈政一舉目,見寶玉站在跟前,神彩飄逸,秀色奪人,看看賈環,人物委瑣,舉止荒疏」。

這些並不起眼的描寫其實在透露著一個信息,那就是,今日的賈寶玉其實就是過去的賈政。賈寶玉的善良、賈寶玉的喜歡琴棋書畫、賈寶玉喜歡詩酒放誕、甚至賈寶玉的唯美傾向都是從他老子賈政那裡繼承過來的。由此,我們也可以反推出當初賈政年輕時的情形了。
再看關於賈敏的描述:

「怪道我這女學生(林黛玉)言語舉止另是一樣,不與凡女子相同。度其母(賈敏)不凡,故生此女,今知為榮府之外孫,又不足罕矣!」 「這黛玉嘗聽得母親說,他外祖母家與別人家不同。他近日所見的這幾個三等的仆婦,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何況今至其家,都要步步留心,時時在意,不要多說一句話,不可多行一步路,恐被人恥笑了去。」

這兩段話對於賈敏的描述比賈政更加簡略,但還是可以看出,一是林黛玉的不凡是繼承了母親賈敏的不凡,而這「不凡」就包括了後來林黛玉的種種超凡脫俗的表現,包括和賈寶玉的情感;二是可以看出賈敏歷來是以娘家為榮的,而且在世時更是對女兒林黛玉灌輸了很多關於賈府的事情,當然我相信也包括對林黛玉的教誨,使林黛玉形成了和她相似的思想認識。
由此,我們同樣可以反推,當賈政還是年輕的公子哥時,當賈敏還是深得賈母寵愛的賈府千金小姐時,這兄妹倆也是志趣相投、志同道合的,這裡面是有相近的價值觀和世界觀做基礎的,恰如同現在的賈寶玉和林黛玉兄妹,所不同者,在於昔日的親兄妹變成了如今的表兄妹,而進一步發展的愛情和婚姻也就變成了可能。所以,那種兩個人一見面就很「面熟」的感覺也並非曹雪芹的「唯心」和故弄玄虛,還是有深層基礎的,那就是因為父輩教育培養的緣故,賈寶玉和林黛玉的世界觀、價值觀天然的非常相近,甚至還因為一種血親的天然遺傳的基因的緣故也未可知呢。

第五,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是「精心安排」的。

且看賈母對於賈寶玉和林黛玉的生活安排,剛到時是:
當下奶娘來問黛玉房舍,賈母便說:「將寶玉挪出來,同我在套間暖閣里,把你林姑娘暫且安置在碧紗廚里。等過了殘冬,春天再給他們收拾房屋,另作一番安置罷。」寶玉道:「好祖宗,我就在碧紗廚外的床上很妥當。又何必出來,鬧的老祖宗不得安靜呢?」賈母想一想說:「也罷了。」每人一個奶娘並一個丫頭照管,餘者在外間上夜聽喚。
到後來則是:

「咱們兩個一桌吃,一床睡,長的這么大了」。「就是寶玉黛玉二人的親密友愛,也較別人不同,日則同行同坐,夜則同止同息,真是言和意順,略無參商。」

顯然這樣的安排是賈母的精心安排,套用一句話,那就是「愛情從娃娃抓起」了,.

第六,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在賈母的精心策劃下成為一種「習慣」。

什麼樣的愛情最長久?是山崩地裂電閃雷鳴式的?不是,是平平淡淡真真切切的愛情,是當愛情成為一種生存習慣的時候。而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就是這樣一種習慣性的愛情。這一方面有賴於從小的感情培養,也有賴於二人的相互了解。我們看到,在薛寶釵來之後,面對金玉良緣的傳言,賈寶玉和林黛玉是有掙扎有爭吵的,但是,當二人真正了解之後,誤解消失了,信任建立了,二人能夠平心靜氣的對待了,後來,即使是賈寶玉祭奠晴雯的行為林黛玉也是理解和支持的了,並親自幫他修改悼文。

而賈寶玉和林黛玉二人不再爭吵,有的只是細微的體貼和關懷,一個眼神一句問候,足矣。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愛情已經成為生活,成為習慣。正是這樣的習慣,使林黛玉在感到不能和賈寶玉結婚時絕望的選擇自盡,也使得賈寶玉即使在和薛寶釵結婚後依然不能擺脫和林黛玉在一起的習慣,他由於和林黛玉的習慣性愛情而不適應和薛寶釵的婚姻生活,最終選擇了出家和離開。也就是說,賈寶玉的生活,缺少了林黛玉的愛情,已經不習慣,於是,他決定活在過去的習慣愛情的記憶里,了此殘生。

第七,金玉良緣的陰謀反而加固了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

也許,這是金玉良緣陰謀的始作俑者王夫人和薛姨媽所始料不及的 。我們看到金玉良緣確實折磨過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但是,我們更應該看到,經歷過這種考驗之後,賈寶玉和林黛玉彼此的心結徹底打開了,他們更加相知相惜了,可以說,正是金玉良緣陰謀的反作用,加固了賈寶玉和林黛玉堅貞不屈的愛情。

第八,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是有強大輿論支持的。
從林黛玉到賈府時賈母的安排,到賈母對金玉良緣陰謀的粉碎 ,再到王熙鳳受賈母指示的半開玩笑半當真的要林黛玉嫁給賈寶玉的放話,再到賈府上下盡知的賈寶玉和林黛玉再過兩三年就要成婚的傳言 ,應該說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除了他們自身的原因除了父輩的原因還有輿論的外部原因。

『貳』 鏋楅粵鐜夊拰璐懼疂鐜夋槸浠涔堝叧緋

璐懼疂鐜夊拰鏋楅粵鐜夌殑鍏崇郴灞炰簬濮戣〃鍏勫圭殑鍏崇郴錛屾灄榛涚帀鐨勬瘝浜叉槸瀹濈帀鐨勫戝戱紝鑰屽疂鐜夋槸鏋楅粵鐜夋瘝浜插摜鍝ョ殑鍎垮瓙錛岀敤鎴戜滑鐜頒唬璇濇潵璇達紝灝辨槸琛ㄥ厔濡圭殑鍏崇郴銆

ps://iknow-pic.cdn.bcebos.com/18d8bc3eb13533fa27325ebabad3fd1f40345b9a?x-bce-process=image%2Fresize%2Cm_lfit%2Cw_600%2Ch_800%2Climit_1%2Fquality%2Cq_85%2Fformat%2Cf_auto"/>

璐懼疂鐜夊拰鏋楅粵鐜

鎸夌収鏇瑰︽潵鍒嗘瀽綰㈡ゼ姊錛屾潵鍒嗘瀽瀹濋粵閽楃殑濠氬Щ錛鍚涘疂閽鍜岃淳瀹濈帀鐨勮緙樿佽繙榪滃ぇ浜庢灄榛涚帀鍜屽疂鐜夈傚巻鍙蹭笂鏇瑰舵浌瀵呮誨悗涓ゅ勾錛屼粬鐨勭嫭瀛愭浌欏掍篃姝諱簡錛岃屾浌瀵呰佸﹩鏉庢皬灝氬湪錛搴風啓鐨囧笣涓轟簡淇濈暀鏇瑰瘏涓鑴夛紝灝辮╂浌闋榪囩戶緇欐浌瀵咃紝鎺ヤ換奼熷崡緇囬犮

榪欎釜鏇歸牜琚璁や負鏄綰㈡ゼ姊﹂噷鐨勮淳鏀匡紝鑰岃淳瀹濈帀灝辨槸鏇歸洩鑺銆傛墍浠ュ湪涔﹂噷璐炬斂璺熻淳姣嶇殑鍏崇郴鍗佸垎緔у紶錛岃岃淳姣嶆墍鐤肩埍鐨勫効濂沖彧鏈夎淳鏁忎竴涓錛屽洜涓哄彧鏈夎淳鏁忔槸璐炬瘝鐨勪翰鐢熼ㄨ倝錛岃淳鏀垮彧鏄涓涓榪囩戶榪囨潵鐨勫瓙銆傛墍浠ヨ淳鏀垮拰璐炬晱鍙鏄鍫傚厔濡瑰叧緋伙紝璐懼疂鐜夊拰鏋楅粵鐜夌粨濠氾紝浠庤緙樹笂宸茬粡鍙堣繙浜嗕竴灞傘

浣嗘槸鐜嬪か浜哄拰鍚涘Ж濡堟槸浜插愬癸紝璐懼疂鐜夊拰鍚涘疂閽楃殑琛緙樿佹瘮瀹濋粵琛緙樿繎鐨勫氥傛墍浠ヤ粠琛緙樼殑瑙掑害鏉ヨ達紝瀹濋挆鍜屽疂鐜夊睘浜庝笁浠f梺緋昏浜層

『叄』 紅樓夢中警幻仙子給賈寶玉看的那些詩句和圖畫是什麼意思分別照應著賈府里的哪個女子

金陵十二釵正冊判詞。

其一:黛玉寶釵。
畫著是兩株枯木,木上懸著一條玉帶。地下又有一堆雪,雪中一股金簪。也有四句道: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兩株枯木是林字,懸著玉帶,分明是林黛玉。林黛玉有詠絮之才。詠絮才,用的是晉代謝道韞典故。
謝安雪天吟詩:白雪紛紛何所似?其侄謝郎說:撒鹽空中差可擬。其侄女謝道韞說:未若柳絮因風起。
黛玉有此文才又能如何?這般才女結果怎樣?玉帶林中掛而已。也是走向自己的反面。很多讀者都希望黛玉和寶玉結婚,這樣寫也是一部書,可作者本義卻非如此,作者本義就是讓我們難受,在這難受中去體會人事無常。一個掛字妙極,令你無限聯想。與那寶玉知心一回,寶玉卻與寶釵結婚,掛也不掛?千詩萬文,一死皆成夢幻,掛也不掛?千萬莫怨作者,何不示黛玉以死。寶玉黛玉這般情愛,一個掛字了結,比那死字殘忍得多。死不足懼,掛最悲哀。
一堆雪,雪中一股金釵,分明便是薛寶釵。寶釵有停機之德。停機德,是漢代樂羊子的妻子,在樂羊子中斷學業回家時,她停機斷布,以厲丈夫繼續求學。寶釵有這樣的德行,結果如何?金釵雪裡埋而已。這樣賢慧之女,雪裡埋已夠殘酷,千萬莫說有埋應死的話。土裡埋,斷死還可;雪裡埋,斷死便是證據不足。可這雪裡埋,即便不死,象寶釵這樣德才兼備的大家閨秀,一心想出人頭地者,真還不如死了好受。作者真是挖空了心思,一字一句都不肯放過讀者。
從諸家批文可斷言,寶玉和寶釵成婚了。寶玉最後出家,正所謂懸崖撒手。

其二:元春。
畫著一張弓,弓上掛著香櫞。也有一首歌詞雲: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
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
香櫞上弓,暗含著元春進宮。
二十年來辨是非,是說元春明理。榴花開處照宮闈,榴花開指女子出嫁,是說元春一嫁嫁到宮中,光耀家門。三春爭及初春景,是說假家自元春入宮,家道由三春又回到初春的景緻。結果如何呢?還是走向反面:虎兔相逢大夢歸。第九十五回,元妃死。在虎兔相交之年死去,即立春在虎年,死在立春後一日,從命理上來說,便是兔年開始。名義上死在虎年,實則死在兔年,便是所謂的虎兔相逢。而這點點知識,可不是誰都知道的,只有對陰陽八卦天乾地支都通曉的作者本身,才會有此筆墨,只有懂得算卦打命的先生,才會用這樣言辭。
程高本,甲戌本,庚辰本,都寫成「虎兔相逢」,這是原本墨跡;後人不解命理意義,改作虎兕相逢,以為虎兔不成比例,只有用兕才可與虎相對,並理解成圍獵、宮庭之斗,這又是不知作者心了。還是那句話,讀不懂可再讀,迷底早晚都可解開;非改迷面,那就成了你出的迷、你寫的書了,這如何使得?批書人言及的射圃書稿已不能再見到,後來讀者去猜的話,便傻了,想想看,讀過石頭原稿的脂硯齋、雪芹未能補出,後人誰還敢補?這個漏洞便從此留下了。程高手頭資料那樣多,也未敢動手來補這些漏洞,任其漏著,如獄神廟之類,無一處補齊。所以讀紅書,多動腦,莫動手。

其三:探春。
畫著兩個人放風箏。一片大海,一隻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狀。畫後也有四句: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
清明涕泣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
兩個人放風箏,兩人,是指賈政和王夫人,風箏暗示探春。大海大船,是說賈政王夫人做主,把探春遠嫁到海一帶的富貴人家。才自清明志自高,探春有才有志,連鳳姐也不敢小瞧探春。這樣的才志又能如何?生於賈家末世,遠嫁到海,只能清明涕泣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了。才何能顯?志焉能遂?這便是佛家所說的人世無常,便是佛家說的求不得苦,便是愛別離苦。人生八苦纏身,須慢慢讀紅樓,慢慢體會。

其四:湘雲。
畫著幾縷飛雲,一灣逝水。其詞雲: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
展眼吊斜輝,湘江水逝楚雲飛。
雲與逝字,可定是史湘雲。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是說香雲生在富貴之家,但也有一缺,自幼父母雙亡。展眼吊斜輝,湘江水逝楚雲飛。是說湘雲開朗,活潑,找個好丈夫,可得到的只是一點斜輝而已。婚後,丈夫得了癆病,活不得幾年了。還是無常。這一無常,誰也逃不過。

從脂批來看,史湘雲嫁的丈夫可能是衛若蘭,但石頭寫的射圃原稿已丟失,雪芹未能補齊,程高又不敢補,只好留下這個漏洞。為了前後照應,不出矛盾,程高才在後四十回,連補了一下香雲結局。從連補來看,還算成功,因為果然有一天射圃稿找到的話,和程高連補處放在一起看,不會有大矛盾的。
有人說史湘雲該嫁寶玉,並白頭到老。根據是第三十一回題目:因騏麟伏白首雙星。這是不可能的,作者無此意圖,從判詞和曲演中都看不出此意圖,從主題也不可能推出這樣的結果。這樣說的讀者是不懂什麼是雙星。細看看判詞,也不會得出湘雲能和誰白首的結論。
實際上,曹雪芹在整理時,以此為題目,有如下兩個原因。一方面是本回後半部寫的內容便是騏麟,便是陰陽之理;另一方面,因騏麟伏白首雙星,是說,這大小一雄一雌騏麟,正因為是無息無情之死物,才藏陰陽不可分即陰陽白首之至理。相比之下,有情的男女,想如陰陽雙星那樣白首,就難之又難了。
有詩說:
笑問如何出紅樓
情空才可大自由
麒麟本是無情物
陰陽才可到白頭
騏麟:有二,一大一小,小金騏麟是指湘雲所配戴的騏麟,那大金騏麟主人不知是誰,只是寶玉在禮品中揀出,想送給湘雲,反被香雲揀到。丫環翠縷一見大騏麟,便說「可分出陰陽來了」。
雙星:是指一陰一陽,陰為月,陽為日,便是雙星;
白首雙星:白首者,一陰一陽,謂之白首雙星。陰陽本是一體,陰不離陽,陽不離陰,永不分離,謂之雙星白首。因一對騏麟,才伏藏這白首雙星,實際上是告訴我們如何才能白首?答案是:學那無情的石頭騏麟,便可白首,便可仙壽恆昌,便可芳齡永繼。而痴情的人,整日陷入二邊之見,或陰或陽,執著一邊,不得永恆之真,如何能白首?注意,這白首和仙壽恆昌是一個含義,都是佛道家語,不可錯解。這還是勸人放下情字。果然無情了,人便成了那無心騏麟,便能象那一陰一陽一般,真的永不分離了,真的是一不是二了,真的仙壽恆昌,便得圓覺了。
所謂白首,從最深角度看,那是指歸得真心自性。歸得真心自性,那才是真正的白首,真正的永恆,真正的仙壽恆昌、芳齡永濟。這是作者靠自家腳踏實地的修行得來結論,非普通讀者可理解。能解者,就知道作者有多偉大,有多慈悲,就自然流淚了。

其五:妙玉。
畫著一塊美玉,落在泥污之中。其斷語雲:
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
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妙玉欲潔,結果不潔;妙玉雲空,可結果未空。被賊劫到海中,終陷淖泥。人世間,不如意事七八九,求不得的。
有人說程高本後四十回不該暗示妙玉自殺,這是不知作者心者,是讀者不如程高處。在作者心中,正冊之十二金釵何等聖潔,豈能令其落在淫字上?女兒家,落一個情字,作者還力主清之,何況淫了?暗示妙玉自殺,正是石頭作者首尾相貫處,這正是程高高明之處。
請看批語:
三十八回。妙玉忙命:將那成窯的茶杯別收了,擱在外頭去罷。【靖眉批:妙玉偏辟處,此所謂過潔世同嫌也。他日瓜州渡口勸懲不?哀哉。屈從,紅顏固能不枯骨各示】
可見,在瓜州渡口,盜賊對妙玉,一定是勸了也懲了,但妙玉還是不改偏辟處,不給他們面子,不屈從盜賊,偏以枯骨各示賊人。靖批才長嘆一聲:哀哉。屈從的話,憑妙玉紅顏,就不能枯骨各示賊人了,就不會死了。這無異於贊嘆妙玉「有骨氣」。
有人斷句成「哀哉屈從,紅顏固能不枯骨各示」,解釋成「妙玉屈從了盜賊,紅顏當然能不枯骨各示賊」。這樣解釋,單句看來也通達,可和前句連起,便不通達了。前句是說「妙玉有被世人嫌棄的偏僻、過潔,這偏僻過潔又不改。他日瓜洲渡口盜賊勸她了吧?懲她了吧?改了嗎?正因為不改,才死了,靖批才「哀哉。屈從,紅顏固能不枯骨各示」。顯見是說,妙玉偏僻過潔,死也不改。靖批是在贊嘆妙玉的偏僻和過潔。
其六:迎春。
畫一惡狼,追撲一美女,有欲啖之意。其下書雲: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閨花柳質,一載夢黃梁。
迎春是賈家二小姐,當然是金閨花柳了。可結果如何?仍是走向反面,不如人意。惡狼是孫紹祖,迎春之夫。賈家對他家有恩,他卻忘恩負義,虐待迎春。不足一載,迎春被折磨而死。

其七:惜春。
畫一所古廟,裡面有一美人,在內看經獨坐。其判雲:
堪破三春景不常,緇衣頓改昔年妝。
可憐秀戶侯門女,獨卧青燈古佛旁。
惜春是賈家四小姐,是秀戶侯門之女。結局如何?看破三個姐姐無常之苦,緇衣出家了。也是無常。

其八:鳳姐。
畫一片冰山,山上有一隻雌鳳,其判雲: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
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可哀。
凡鳥猜字為鳳。鳳是貴鳥,卻落冰山,無常也。
風姐之幹才,男人也多不能及,令人愛慕。一從,是說從上,討賈母歡心;二令,是說令下行權,掌賈府實權。鳳姐一生,爭強好勝,露臉出頭,可結果呢?「三人木」而已,即一個「休」字了結。這個休字,對鳳姐來說,可比死還難堪。作者文筆這般鋒利,刀子一般,鳳姐這般人物,爭了一生,居然還她個「休」字了結,真是妙極。

其九:巧姐。
畫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裡紡織。其判曰:
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
偶因濟村婦,巧得遇恩人。
貴,令你勢敗;親,令你家亡。仍是走向反面。災難來了,積得陰騖,總有救星,還是走向反面;你鳳姐無心之下接濟的劉姥姥,卻成了巧姐的恩人,巧姐被救到了鄉下,躲過一劫。畫中含意,正是說巧姐被救村野之中;紡織,將來嫁到村野中的富貴人家,而成為賢慧主婦。
程高本後四十回,關於巧姐結局的安排,是否原作者筆墨?從脂批來看,不全是。但雪芹或程高安排巧姐嫁到村野之邦,便已達到以無常來警醒世人的目的。嫁個富一點的,令巧姐得個稍好結果,是贊鳳姐積陰德所賜,是因果報應,不是雪芹或程高偏愛。
這也在告知讀者及九泉之下的鳳姐:惡故有惡報,可善也有善報的,你行的那點善事,終落在你女兒身上了得了善報。這都和作者的佛家思想息息相關,豈是曹雪芹或程高胡亂安排?細觀紅樓夢,除了照顧不到的微細處外,每一個細節,都是經過苦心經營的。何況這些大的骨架之處,作者及這些修書之人怎能不用盡心機?

其十:李紈。
畫一盆茂蘭,旁有一鳳冠霞帔的美人。也有判雲: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便說李紈和其子賈蘭,最後母以子貴。李紈守寡,終有個好的結果。有人以此說作者思想有問題,賈家本應大敗塗地,不得翻身,可這賈蘭明明便是星星之火,使賈家再有燎原之勢,作者豈不有問題?不是作者有問題,是讀者有問題,沒讀明白作者而已;若知道一部紅樓夢,作者以無常和因果報應為基調,讀者若是明白何為無常,就不會去怪作者了。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這兩句是說,李紈如冰那般清,如水那般柔,這樣的好人,又有這樣的得了富貴的好兒子,將來會怎樣?仍要走向反面的,終歸仍是空,誰也逃不過這空的妒恨。冰水空三字,是佛法常用的一個比喻。冰不常在,能化成水;水不常在,能化成冰,一切都是無常,無常便是空,便是夢。裡面也有不變者,那就是水性。人生也是如此,千變萬變,不變的是真心自性。
空和無常一到,當然便是枉與他人作笑談了,便成了游戲筆墨的對象了。這便是月滿則虧的道理。枯後便是榮,榮後又是枯,循環往復,無有了期。看罷紅樓夢,不知這紅樓是夢,依舊計較在那榮字與枯字上,糾纏在情字與愛字上,便是不解其中味了。

十一:秦可卿。
畫一座高樓,上有一美人懸梁自盡。其判雲: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慢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一情字,指秦可卿。高樓大廈,紅樓紅紅也;美人懸梁自縊,指秦可卿懸梁自縊。藏一大迷底,那便是跳出紅樓,在那「空中」,情才可清。
空是佛家語,也即放下。從晴文之情字判起,到可卿放下情字,可見紅樓主題,是令人看破情字,放下情字。一部紅樓夢,也因此惹來被查禁之禍,因為,作者大罵大清的「情」字,和清字是諧音的。文字獄還沒熄滅的大清國,焉能放過紅樓夢?
情天情海:一百十一回交待,「看破凡情,超出情海,歸入情天」,正是情天情海幻情身。「警幻宮中,原是個鍾情的首座,降臨塵世,自當為第一情人」,這第一情人,是指寶玉的第一情人,即在此第五回書,太虛幻境中和寶玉有了情字,可卿此身當然是幻情之身了。這身字,甲戌手抄本、庚辰手抄本都寫作身,但脂批改成深字。細分析,身字不可改。判詞前兩句,幻身、幻淫,本回便都見到了。一個身字,妙極,幻身,誰能知道此身是幻呢?
情既相逢必主淫: 寶玉之欲,逢了可卿之情,豈能不淫?即便幻境,也是意淫,以寶玉地位來說,也是爬灰。
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單看錶面,既罵榮府,也罵寧府,罵寧府更重些。實際上,更有深意。深意何在?到可卿判詞止,讀懂的,當然要清那情字了,換句話說要空了。佛家講,寧住有如須彌山,不住空如芥子,住空比住有還可惡。住有敗如來家業,住空更敗如來家業。住空者是邪門外道。寧府之寧字,便是靜,便是空,書中罵賈敬胡參,莫輕易看過。

引子

開辟鴻蒙 , 誰為情種 ? 都只為風月情濃 .
趁著這奈何天,傷懷日,寂寥時,試遣愚衷.
因此上演出這懷金悼玉的紅樓夢.

終身誤

都道是金玉良姻 , 俺只念木石前盟 .
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 終不忘 ,
世外仙姝寂寞林 .
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 .
縱然是齊眉舉案, 到底意難平.( 黛玉 , 寶釵 )
——
金玉良緣的「金玉」:指寶釵的金鎖與寶玉的玉;
木石前盟:林黛玉前世是絳珠草,賈寶玉的玉為石化;
雪:薛;
林:黛玉;
齊眉舉案: 古時孟光與梁鴻為夫妻,孟光每餐舉案必齊眉,後成為夫妻相敬如賓的佳話。

枉凝眉

一個是閬苑仙葩 , 一個是美玉無瑕
若說沒奇緣 , 今生偏又遇著他 ,
若說有奇緣 , 如何心事終虛化 ?
一個枉自嗟呀 , 一個空勞牽掛 .
一個是水中月 , 一個是鏡中花 .
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 , 怎經得秋流到冬盡,
春流到夏 !( 黛玉 , 寶玉 )
——
仙葩、美玉:分別指黛玉與寶玉;
最後一句指黛玉淚盡而逝。

恨無常

喜榮華正好 , 恨無常又到 .
眼睜睜 , 把萬事全拋 .
盪悠悠 , 把芳魂消耗 . 望家鄉 , 路遠山高 .
故向爹娘夢里相尋告 : 兒命已入黃泉 ,
天倫呵, 須要退步抽身早 ! (元春)
——
元春為貴妃,故「榮華好」;居於深宮,難見父母,故雲「家鄉路遠山高」;早逝,即「命已入黃泉」;死於宮中爭斗,故勸爹娘「要退步抽身早」。

分骨肉

一帆風雨路三千 , 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 .
恐哭損殘年 , 告爹娘 , 休把兒懸念 .
自古窮通皆有定 , 離合豈無緣 ?
從今分兩地 , 各自保平安 . 奴去也 , 莫牽連 .
(探春)
——
一帆風雨路三千:探春遠嫁,且從海上走。

樂中悲

襁褓中, 父母嘆雙亡 .
縱居那綺羅叢 , 誰知嬌養 ?
幸生來 , 英豪闊大寬宏量 ,
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 .
好一似 , 霽月光風耀玉堂 .
廝配得才貌仙郎 , 博得個地久天長 ,
准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 .
終久是雲散高唐 , 水涸湘江 .
這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 , 何必枉悲傷 ! (湘雲)
——
英豪闊大寬宏量:湘雲生性豁達;
雲散高唐 , 水涸湘江:內有「湘雲」二字。

世難容

氣質美如蘭 , 才華阜比仙 .
天生成孤癖人皆罕 .
你道是啖肉食腥膻 , 視綺羅俗厭 ,
卻不知太高人愈妒 , 過潔世同嫌 .
可嘆這 , 青燈古殿人將老 ,
辜負了 , 紅粉朱樓春色闌 .
到頭來 , 依舊是風塵骯臟違心願 .
好一似 , 無瑕白玉遭泥陷 ,
又何須 , 王孫公子嘆無緣 . (妙玉)
——
天生成孤癖人皆罕:妙玉性格孤僻;
青燈古殿人將老:青春年華,卻身為尼姑;
風塵骯臟違心願:被強人所劫,被侮。

喜冤家

中山狼 , 無情獸 , 全不念當日根由 .
一味的驕奢淫盪貪還構 .
覷著那,侯門艷質同蒲柳 ,
作踐的,公府千金似下流 .
嘆芳魂艷魄 , 一載盪悠悠 . (迎春)
——
中山狼;回目中有「賈迎春誤嫁中山狼」,金陵十二釵判詞中有「子系中山狼」,「子系」即「孫」,迎春嫁給了孫紹祖;
覷著那,侯門艷質同蒲柳 , 作踐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孫紹祖虐待迎春;
嘆芳魂艷魄 , 一載盪悠悠:早逝。

虛花悟

將那三春看破 , 桃紅柳綠待如何 ?
把這韶華打滅 , 覓那清淡天和 .
說什麼 , 天上夭桃盛 , 雲中杏蕊多 .
到頭來 , 誰把秋捱過 ? 則看那 ,
白楊村裡人嗚咽 , 青楓林下鬼吟哦 .
更兼著 , 連天衰草遮墳墓 .
這的是 , 昨貧今富人勞碌 , 春榮秋謝花折磨 .
似這般 , 生關死劫誰能躲 ? 聞說道 ,
西方寶樹喚婆娑 , 上結著長生果 . (惜春)
——
把這韶華打滅 , 覓那清淡天和:惜春青春年少,也做了尼姑。

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 , 反算了卿卿性命 .
生前心已碎 , 死後性空靈 .
家富人寧 , 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 .
枉費了 , 意懸懸半世心 , 好一似 , 盪悠悠三更夢 . 忽喇喇似大廈傾 , 昏慘慘似燈將盡 .
呀 ! 一場歡喜忽悲辛 . 嘆人世 , 終難定 ! (鳳姐)
——
機關算盡太聰明:王熙鳳心計深沉
忽喇喇似大廈傾:賈府衰敗。

留余慶

留余慶 , 留余慶 , 忽遇恩人 , 幸娘親 ,
幸娘親 , 積得陰功. 勸人生 ,濟困扶窮 ,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 (巧姐)
——
幸娘親 , 積得陰功:王熙鳳曾幫過劉姥姥,後其女巧姐為劉姥姥所救;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巧姐的舅舅打算把她賣掉。

晚韶華

鏡里恩情 , 更那堪夢里功名 !
那美韶華去之何迅 ! 再休提銹帳鴛衾 .
只這帶珠冠 , 披鳳襖 , 也抵不了無常性命 .
雖說是 , 人生莫受老來貧 , 也須要陰騭積兒孫 .
氣昂昂頭戴簪纓 , 氣昂昂頭戴簪纓 ,
光燦燦胸懸金印 , 威赫赫爵祿高登 ,
威赫赫爵祿高登 , 昏慘慘黃泉路近 .
問古來將相可還存 ?
也只是虛名兒與後人欽敬 . (李紈)
——
那美韶華去之何迅 ! 再休提銹帳鴛衾:李紈年輕喪夫;
氣昂昂頭戴簪纓 , 光燦燦胸懸金印 , 威赫赫爵祿高登 :李紈之子賈蘭最終考取功名,李紈守寡多年,算是熬出了成果。

好事終

畫梁春盡落香塵 .
擅風情 , 秉月貌 , 便是敗家的根本 .
箕裘頹墮皆從敬 , 家事消亡首罪寧 .
宿孽總因情 . (秦可卿)
——
箕裘頹墮皆從敬 , 家事消亡首罪寧:秦可卿為寧國府人,與公公私通,寧府老爺賈敬,不理家事,以致府中家紀敗壞。

收尾 . 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 , 家業凋零 , (湘雲)
富貴的 , 金銀散盡 , (寶釵 )
有恩的 , 死裡逃生 , (巧姐)
無情的 , 分明報應 . (妙玉)
欠命的 , 命已還 , (迎春)
欠淚的 , 淚已盡 .( 黛玉 )
冤冤相報實非輕 , (秦可卿)
分離聚合皆前定 . (探春)
欲知命短問前生 , (元春)
老來富貴也真僥幸 . (李紈)
看破的 , 遁入空門 , (惜春)
痴迷的 , 枉送了性命 . (鳳姐)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 ,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